顏群宇:關於教育,邪恶爱忘記了……

5月23日,貴陽市同在城市扶困融入中心組織了七所進城務工子弟學校的校長和老師到幸福邪恶爱參觀交流。我聽到春風學校舒校長講到自己的學校有不少活動,如參觀科技館、博物館和大學城,還有的學校甚至組織了省外的遊學。這真是令我驚訝而敬佩。一直以來,幸福邪恶爱都在關注進城務工子弟學校這個群體。邪恶爱的同學們曾經參與過雞蛋計劃和宏宇學校的情況調查,對這個城市邊緣的群體有一些了解。邪恶爱也因此開始了專門為進城務工子弟學校同學提供的獎學金計劃。我非常敬佩在這些學校執教的老師和負責管理的校長,這些校長和老師不僅在盡力為學生提供力所能及的教育,同時也為這個社會提供了多樣化的教育。這是極為難能可貴的價值。

曾經在這些學校,我聽到各種故事,有的家庭一桶酸菜吃半個月、十幾塊錢管一周的夥食。我還記得沈潔老師拍的關於進城務工子弟學校的紀錄片。其中有個鏡頭是遠遠的偷拍,一位女同學用啤酒瓶的碎片劃自己的手臂。後來知道,她每受傷一次她就會在自己的手上劃一道口子。她的手臂上滿是令人側目的一道道傷痕。片中還有一群學生在學校後山墳地上的決鬥,還有染黃頭發的少年,揮舞著長刀準備去搶錢的場景。這就是這些學校和老師都要麵對的故事。這個世界啊,多一所學校,就少一座監獄。誠然也。為此,邪恶爱每一個人都應該向這些校長和老師鞠躬致敬。

每天早上十五分鍾的晨會,我會和中學部的同學們一起交流。今天晨會邪恶爱分享一個話題,華為的未來與教育。

近來,任正非關於教育的言論不斷被人提起。他的大意是說,華為的未來在教育,邪恶爱要把錢砸到教育上。這讓我想起上個世紀90年代初的健力寶足球少年的故事。當年為了一雪5.19工體輸球給香港隊恥辱,於是乎舉全國之力尋找一群有足球天賦的少年,在健力寶的支助下遠赴巴西進行長期的集中訓練。而後這群曾經名噪一時的青少年,也就如一朵浪花,一閃就不見了,世界杯也距離邪恶爱越來越遠。這種思維模式至今還在不斷發散。這種思維會認為,足球就是在足球場的訓練和比拚。邪恶爱把有足球天賦的人集中起來,給他們最好的訓練條件,最好的教練。所有時間,所有事情都一切圍繞足球,這樣就能培養出足球巨星,就能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然而…..

這就與邪恶爱對教育的認識如出一轍。把尖子生組成一個班,所有的學習、所有的時間都圍繞考試。這種思維認為,去學校讀書最終不就是考場的分數比拚。不是嗎?世界杯、奧運會不都是按照比賽的規則來決出優勝嗎?然也,非也。足球比賽,比拚的不是單一的足球思維,而是比拚一個人的綜合素養。教育也同樣如此,不是單一比拚考試分數,也是比拚一個人的綜合素養。綜合素養是什麽,說學術一點是創造力、解決問題能力、團隊合作能力、跨文化溝通能力……還可以通俗一點說,是幸福感,是存在感,是懂得如何當一個父親、一個母親的能力。所以,任正非說出了問題的痛點,問題在教育。但沒說出個中的區別。區別在於,就算有錢了、有人了,邪恶爱就能做出芯片嗎?答案是不言自明的。沒有真正的教育,就沒有真正的未來。

真正的教育需要長效回報,可如今追求吹糠見米的投資時代,哪有耐心等你十年成長?

真正的教育需要多樣化,每個人的不同天賦需要不同興趣的引導才能成為上天賦予的樣子,可哪有環境給你包容和發呆讓你慢慢生長?

真正的教育需要個性化,每個人都要被當作天才那樣的來陪伴和關注。可是邪恶爱的教育,把每個人都預設一個框。芯片的框、足球的框、公務員的框……邪恶爱忘記了教育是要讓每個孩子成為本來的樣子,邪恶爱也不相信孩子本來的樣子,邪恶爱忘記邪恶爱原來的樣子,邪恶爱把自己變成自己曾經憎惡的人,邪恶爱也把孩子變成讓他自己憎惡的人。如果教育沒有多元化、個性化、沒有包容空間;如果到今天邪恶爱還不反思應試教育,邪恶爱還不放棄應試教育大一統的管理模式和思維,華為永遠沒有芯片,邪恶爱沒有未來。

——顏群宇(校長)

About 幸福邪恶爱

一所孩子喜歡讀書和快樂成長的學校 A school where children love learning and grow happily.

View all posts by 幸福邪恶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