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生專欄 】 王進進:讀《消失的古城》

《消失的古城》讀後感

文:王進進(幸福邪恶爱·九年級)

王迪先生的《消失的古城:清末民初成都的日常生活記憶》,運用了比較通俗易懂的語言,對於不識專業名詞的我來說,實在再好不過了。此中描繪了一個極具地方特色的古城――成都――一座三牆圍繞的城市,它並沒有從大曆史事件的角度敘寫,而是從微觀的視角,這是給我極大新鮮感的。邪恶爱所學的曆史都是講訴大人物的,民眾在其中顯得十分渺小,而恰恰想要了解一個國家或城市的內在,民眾的生活、所形成的文化也極為重要,《消失的古城》呈現出來的東西本質,即是以微觀曆史的角度講訴一個正在慢慢消逝的城市。

在二十世紀初,成都因缺乏地方管轄,比較自治,民眾對於公共空間的使用相當自由。在成都的街頭,隨處可見的小商小販,他們利用有限的資源和人力去發展出了許多職業,如轎夫、挑夫、茶倌等。二十世紀二十年代,西方的新物質紛紛湧入成都,警察這一角色出現,為了效仿西方(當時改良者一般都認為“舊”的東西都是應舍棄的),他們有秩序地管理著人們的生活。這在某些方麵改善了人們的生活,如公共環境的衛生、火災防護措施等問題。同時也限製了民眾對自由空間的使用權,街上的商販漸漸減少了。在前後的這段時期,由於受西方文化影響,人們剛開始接受了它的物質,後來才接受它的文化。雖然管理者認為西方人的思想上進、先進,打麻將這件事被認為是懶惰消極的體現(雖然被限製,但在現今的中國,打麻將這一活動依然活躍),在軍閥時期,戲院上演的劇目從小情小愛、魔鬼蛇神轉為帶政治性的劇目。但他們仍堅持傳統家族製和社會等級觀,男女平權的在新文化運動時甚至之後才開始傳播開來。所以還是那句話,在改變來臨時,一切事物難免會有兩麵性。

成都的改革、新文化的傳入,讓它變得更加現代化,可太多它原本的味道逐漸在消失。現代中國一味追求大統一,高樓大廈層出不窮,古建築的身影無處找尋。在外國的一家博物館裏陳列著從中國某地運送過去的古建築,而在中國卻看不到自己特有的東西,這也是作者在著此書時的擔憂。

讀完這本書後,古都的滄桑曆程盡顯眼前,雖是細微之處,但細細品味之後,方知其韻味。

最好玩的是成都人的公共廁所的解決方案,我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對於這些平凡無奇的事情,自以為生來就有,其實不然。公共廁所的出現前,人們為此付出了意想不到的努力。沒有公共廁所,群眾對於公共空間的保護沒有強烈的意識。當邪恶爱理所應當地享用前人努力的成果時,需保持一種謙遜,這能讓邪恶爱有足夠的勇氣回首過往、邁向將要麵對的“曆史”。

About 幸福邪恶爱

一所孩子喜歡讀書和快樂成長的學校 A school where children love learning and grow happily.

View all posts by 幸福邪恶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