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留學故事】顏子淇:作為人所應具備的能力

我叫顏子淇(Johnny),是個渴望和平熱愛自由樂於釋放自我的準十八歲新西蘭留學生。我作為一個沒有中國學籍的十八歲少年,回顧自己些年的成長經曆,實在是感慨萬千。

我從小學至初中二年級上學期,一直都在傳統的體製內學校就讀。我足夠幸運的遇到了還算負責的老師和社會氣息較輕的同學們。不過我心智真正開始成長還是我從初二一直到高二在幸福邪恶爱度過的將近四年的寶貴時光。

幸福邪恶爱是我父親創立的一所國際學校,是我所接觸過在全中國為數不多的真學校。這並不是無腦吹,中國的現實是大票的人打著國際學校和教育權威的旗號在賺票子的同時並沒有給予孩子真正的教育,也沒有為孩子的未來負責。這也更使幸福邪恶爱這所學校在貴州省貴陽市紮根並發展的背景顯得更加珍貴。

說到這裏,就不得不談一談我父親顏群宇,幸福邪恶爱堂主、創始人。他是1971年生人,一頭沒有多少生機但至少還算有的頭發,底下是被各方壓力重創的額頭,搭配著幾乎看不到的眼睛,兩側是平凡的耳朵,中間夾著因為佩戴眼睛太久而壓扁的鼻子,最底下是被絡腮胡包圍的兩瓣薄嘴唇。無論他的五官能夠形容得如何有趣,隻要配上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和一身腱子肉,還是會讓小時候的我每次看到他都抖三抖。

當初他創辦幸福邪恶爱的原因很複雜,不過據說大部分原因是我當時作為一個八年級初中生,在心理上已經出現了一些不好的征兆,於是他毅然決然把我從體製內學校退學,綜合各方的因素,創辦了幸福邪恶爱。

在我成長的時候,邪恶爱也在成長,因為這樣一所學校是沒有模板可言的。想要辦一所真正育人、育才的學校,結合中國教育的環境,屬實是夾縫求生。

回憶起邪恶爱最初的課程,其實在我看來是我上過最有收獲的課程。即便當時沒有一個完善的教育係統,然而我作為邪恶爱第一批學生卻有幸能夠每天上三個小時張輝老師的課。

張輝,貴州遵義人,社會學博士,貴州財經大學副教授。在我看來是一個好導師 (mentor)。

張輝老師的課,隻能用“課”這個字來描述,因為其知識麵實在是太廣,無法用分類學的方式概括。所有的學生在當時都對於每天要麵對如此龐大的知識量感到苦不堪言。課程原先以早上九點到十二點為標準,但是當張輝老師講課時,邪恶爱的課餘時間一般都不存在。我作為一個學生能夠感受到他傳授知識的熱情和專注,這在中國是挺難尋見的。即便至今,我在新西蘭,每當我提出問題時老師都不能給予及時而準確的反饋,每當這時我都會無比想念張輝老師,因為一個能夠有能力回答學生問題的老師太重要了

在我來到新西蘭奧克蘭大學之後,我的學習能力和溝通交流能力相比於其他學校所畢業的學生要強出不少。這也是我反思之後,總結出我在幸福邪恶爱學習到的最重要,實際上也是每個接受過正規教育的人所應該具備的能力:溝通與表達能力(其中包含跨文化交流的能力)、自我管理能力、批判性思維、學術能力。

首先,我把溝通與表達能力放於第一位。大部分的中國學生不能自如的與別人交流,這與中國同世界其他國家大不相同的大環境有關,更與學生們所接受的教育模式有關聯。記得2018年我前往愛爾蘭遊學之時,邪恶爱被邀請至當地的中學參觀交流,大部分的中國學生害怕與當地學生互相了解,在自我介紹時要麽就是結結巴巴,要麽就是低下頭嘟囔一番之後滿臉通紅。在中國學生的臉上,很難看到自信。而每一位新生,來到幸福邪恶爱的第一件事就是學習如何自我介紹:咬文嚼字要清晰,麵帶微笑,眼神要有交流。三年前的我並不了解這其實是使我具備與與世界接軌的能力之第一步。

再者,具備與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的能力是建立在尊重他人文化的基礎之上的。我認為這是學校應該使學生具備的一個必備能力——懂得尊重他人與自身的不同。遺憾的是,大部分的中國學校並沒有考慮到這個因素對於一個學生的重要性。這就能引申到其實中國是我待過種族歧視最為嚴重的國家,人們習以為常的稱呼黑人為“老黑”、印度人為“阿三”、日本人為“鬼子”,更不用提同性戀群體在中國所受到的待遇是何等的惡劣。在毫不尊重他人文化、種族與性取向的前提下,天天批判其他國家的社會問題,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第二點是自我管理能力,我認為這可能是一個人這一輩子最難以掌握的能力之一。然而如果學校能夠使學生在大學之前具備自我管理能力,在我看來這對學生日後的幫助是無法想象的。以我自己為例,有些家長問過我起初是如何建立起一個自我管理的概念的,我回答他們靠的是十分強大的動力。我不是一個愛學習的人,但是我明白學習能夠使我達到我的目標——出國留學。我和幸福邪恶爱共同成長的三年裏,我見證了一些同學的蛻變,可惜的是我也見證了更多同學的放棄。他們中的大部分都認為邪恶爱沒有像其他學校一樣給予他們足夠的學習壓力。實際上,我相信這是自我管理能力的缺失,也就是他們本身對於自己為什麽學習沒有任何的概念所導致的。學校要做的是幫助學生規劃人生,製定人生計劃,使得學生有明確的目標,明白學習的意義。而不是作為外部壓力逼迫學生去沒有動力的做一件事,這注定不會得以持之以恒。

自我管理能力同樣體現在身體上,如何合理安排自己的運動?怎樣飲食比較健康?來到新西蘭之後這些能力變得尤為重要,這也使得我越發覺得人類是個奇怪的生物,身體和靈魂時常感覺是兩樣難以拚湊在一起的存在。自我管理能力也能使人在安排上述所提到的活動中更好的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對身體發出的信號處理的更加自如。

擁有批判性思維可能是作為一個理性的“人”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尤其在當今的社會顯得尤其的重要,當邪恶爱微信朋友圈被各種碎片化的信息充斥的時候,人們需要能夠甄別那些信息是可靠的那些是虛假的。對於年紀較小的群體來說,在尚未形成相對穩定的價值觀之前,這些碎片化的信息可能會對他們將來心智的發展起到重要的作用。而批判性思維建立在對信息大量的瀏覽上,這些信息可能來源於書籍,也可能來源於他人的聊天中。這也就對老師的要求較高了,老師應當傳授學生如何判讀一個信息的權威性,更重要的,如何讓學生通過不斷地閱讀以及思考中建立自己的價值觀,從而使他們在今後的人生中能夠對將要麵對的事情做出較為合理的判斷。

最後就是學術能力,這當然是所有學生都自然而然所具備的能力。學術能力除了能夠應對各大考試之外,更體現在一個人是否對未知保持一顆謙卑而好奇的心。我時常反思學術能力究竟從哪來?在我看來學術能力建立於上述所提到的所有能力之中,而類似於自我管理能力建立於強大的動力上一樣,所有的能力都建立於對世界的好奇和熱愛之中。所以在我看來,當一名學生具備了上述的能力,學術能力也就在不斷的反思和實踐當中被培養起來了。

未完待續

About 幸福邪恶爱

一所孩子喜歡讀書和快樂成長的學校 A school where children love learning and grow happily.

View all posts by 幸福邪恶爱 →

發表評論